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剧透是必然滴,就是场他喜欢的仪式
分类:影视

特别喜欢《绝命毒师》的最后一个镜头,白老师躺在了他最爱的制毒设备旁,镜头慢慢向上,老白渐渐变小。有人怕死,是因为活着的事没有做绝。如果生前把该做的事都做绝,那么死也是一种享受。平庸地活到死,为老师学习,为老板工作,为妻子挣钱,为和谐而平庸,为了他人未曾做过自己喜欢的事,那么活着是有多痛苦?如果在我离去之前能我也能向老白那样说出“I liked it,,I was good at it ,I was live。”那么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呢?《绝命毒师》——另一种活法,另一种死法。

看完《绝命毒师》最后一集,有想写东西的冲动。很久看美剧没有这种感觉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在《Boston Legal》的时候。这两年追的《新闻编辑室》,《纸牌屋》都觉得很好,但是没有想把脑子里的东西挪出来的冲动。
只有一部剧打到你的时候,你才会有那种奇怪、复杂、想找人说话的情绪,我所以在想:《绝命毒师》到底是什么地方打到我了?
第一季我是在北京一个朋友家里看的,好像看到第三集老白开始制毒的时候,我似乎一下子明白这部美剧是想说什么,一个中年男人的危机和爆发,一个很经典的美国编剧偏爱的题材。Mid-life Crisis,中国话说四十而不惑,而四十从来都是“惑”的起点,很多人度过离开学校后疲于奔命的10年,重新问自己每天在忙碌什么?Busy living or busy dying? 人类一思考,“惑”就来了,有时候“祸”也开始了。
《绝命毒师》的英文名称Breaking Bad更好的诠释了本剧的主题,Break bad是美国西南部的俚语,意思是打破既有的条框,做回自己,去疯狂,去狂野,完全释放。老白走上制冰毒这条路,是有现实的考虑,对家庭的愧疚,经济上的被逼无奈和各种阴差阳错,但是在最后一集和他妻子Skyler的对话,他说出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更深层原因。
Skyler说你不要再说什么你做这一切是为了家庭这些屁话,不要说“家庭”这个字眼。老白斩钉截铁的说:
“I did it for me.
I liked it.
I was good at it.
And I was really… I was alive.”
这四句话是本年度最感动我的台词,真实而无奈,充满悲剧感。叔本华说的三种悲剧:1天灾,2坏人做坏事,3每个人做自己要做的事,而悲剧烦发生了。如果Breaking Bad是部悲剧,那就是叔说的第三种。老白是为了他自己,他喜欢的事情,他擅长的事情,他觉得让他“活着“的事情 ——制造世界上最纯的冰毒。结果是,你不用看本剧都能猜到。
在他说这句台词的时候,我脑海里突然放回第一季里老白在成为老白前,那个中学化学老师的形象,一个在洗车店打工的中年卢瑟。教科书般的卢瑟,干一份不死不活的工作,没有学生爱戴,没有亲友的尊重,打part-time的工被粗眉毛的老板恶骂。完美的是,还得了肺癌。更完美的是,他还有一个前女友和一个前合伙人,控制着一家市值28亿美元的上市公司,而他以5000美元的价格卖掉了33%的股权。大结局的时候他注定会去找那两个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两个人是他从化学天才沦落为平庸的中学教师,再变成毒枭的心理根源。老白最后进那两人建造的“基督山伯爵的宫殿”时,摸着华丽的墙壁和柱子,一定想这些本来应该是属于他的。而现实是,他或者是个不值一提的卢瑟,或者是个绝命的毒师,但是即使你让老白再选一次,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用他自己的话说 ——I was alive.
一个人感到自己的存在有多重要?觉得自己有用有多重要?
老白要做世界上最纯,最赚钱,最不可替代的冰毒,所以那些毒老大再讨厌他都没法杀他。他清晰的看见了自己被人强烈的需要,即使是被毒贩需要。然后是江湖上对他的尊重,一个传说中神一样的海森伯格(老白的化名)。在那个主流社会不知道的世界里,He is the man.老白享受人们谈论海森伯格时的表情,他在最后交易偷来的甲胺时让对方老大说出他的名字,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名字在市场上的震撼力。
Mike为什么那么厌恶老白,因为Mike虽然天天瞪着死鱼眼到处杀人,但是他渴望的是正常平静的生活,即使是贩毒的生意他也希望就那么稳稳当当的经营下去。所以他是老白的反面。老白冒着风险送那个包给Mike, Mike没有一丝谢意,他说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your pride and your ego.老白是清高自傲的,在心里面,包括那个上市公司他都觉得是窃取了他的研究成果。
我有个篮球打得很好的朋友,在工作郁闷的时候就会去球场,胯下运球,过人,不上篮,把球运出来,repeat,再突进去得分。
我有个健身达人朋友,可以卧推让众人侧目的重量。他不去锻炼也爱去健身房,给其他人做保护,也分享自己锻炼的心得。
我有个吉它达人朋友,现在不表演也不做任何和音乐有关的事情,家里放把吉它,有心事没心事就抓起来旁若无人的弹。
我还有个足球踢得好的朋友,这把年纪了还在帝都东南西北的串场踢球,一天能搞好几场。38度高温的大中午换各种地铁线跑到奥体去踢球。我真以为他脑子烧坏了。
也许你身边也有一个我刚才说的那么一个达人朋友,也许你自己就是某个达人,在low的时候躲在你自己欢乐的小游戏里面。通常我们的游戏就是耗费些时间,但是老白玩的比较大。
每次老白穿上黄色的防护服,带上防毒面具,走进装满各种化学品的实验室开始cooking的时候,你明白,这是他活着的仪式。这是为什么他有很多钱后那么的想让Jesse回来跟他一起干,因为在他眼里这是他的“事业”,他人生里仅存的东西。
再看一下那句台词:I did it for me.I liked it.I was good at it.And I was really… I was alive.
也许你明白了,老白就是去做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他喜欢,干得好,让他寻回自我的事情。因为违反了法律,我们大可以谴责他从一个教书匠变成了恶魔,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老白变成毒师之前,他就是个你不会侧目的普通人。这也是该剧精彩的地方,不同于一般的犯罪电影,剧里大量的温馨家庭场面穿叉,让你觉得这就像发生在你身边社区的故事。
最后赞一下该剧的编剧和主演,编剧Vince Gilligan把犯罪片的门槛抬高了好几节,都有了文艺片的深度,以后真替其他编剧操心这个标杆怎么靠。男主角Cranston把那么一个复杂的人物,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撕开,然后又拼回一个完整的洋葱:从懦弱到疯狂到霸气再到回归自己,无缝对接,毫无痕迹,神一样的演技!
看完《绝命毒师》最后一集,有想写东西的冲动。很久看美剧没有这种感觉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在《Boston Legal》的时候。这两年追的《新闻编辑室》,《纸牌屋》都觉得很好,但是没有想把脑子里的东西挪出来的冲动。
只有一部剧打到你的时候,你才会有那种奇怪、复杂、想找人说话的情绪,我所以在想:《绝命毒师》到底是什么地方打到我了?
第一季我是在北京一个朋友家里看的,好像看到第三集老白开始制毒的时候,我似乎一下子明白这部美剧是想说什么,一个中年男人的危机和爆发,一个很经典的美国编剧偏爱的题材。Mid-life Crisis,中国话说四十而不惑,而四十从来都是“惑”的起点,很多人度过离开学校后疲于奔命的10年,重新问自己每天在忙碌什么?Busy living or busy dying? 人类一思考,“惑”就来了,有时候“祸”也开始了。
《绝命毒师》的英文名称Breaking Bad更好的诠释了本剧的主题,Break bad是美国西南部的俚语,意思是打破既有的条框,做回自己,去疯狂,去狂野,完全释放。老白走上制冰毒这条路,是有现实的考虑,对家庭的愧疚,经济上的被逼无奈和各种阴差阳错,但是在最后一集和他妻子Skyler的对话,他说出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更深层原因。
Skyler说你不要再说什么你做这一切是为了家庭这些屁话,不要说“家庭”这个字眼。老白斩钉截铁的说:
“I did it for me.
I liked it.
I was good at it.
And I was really… I was alive.”
这四句话是本年度最感动我的台词,真实而无奈,充满悲剧感。叔本华说的三种悲剧:1天灾,2坏人做坏事,3每个人做自己要做的事,而悲剧烦发生了。如果Breaking Bad是部悲剧,那就是叔说的第三种。老白是为了他自己,他喜欢的事情,他擅长的事情,他觉得让他“活着“的事情 ——制造世界上最纯的冰毒。结果是,你不用看本剧都能猜到。
在他说这句台词的时候,我脑海里突然放回第一季里老白在成为老白前,那个中学化学老师的形象,一个在洗车店打工的中年卢瑟。教科书般的卢瑟,干一份不死不活的工作,没有学生爱戴,没有亲友的尊重,打part-time的工被粗眉毛的老板恶骂。完美的是,还得了肺癌。更完美的是,他还有一个前女友和一个前合伙人,控制着一家市值28亿美元的上市公司,而他以5000美元的价格卖掉了33%的股权。大结局的时候他注定会去找那两个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两个人是他从化学天才沦落为平庸的中学教师,再变成毒枭的心理根源。老白最后进那两人建造的“基督山伯爵的宫殿”时,摸着华丽的墙壁和柱子,一定想这些本来应该是属于他的。而现实是,他或者是个不值一提的卢瑟,或者是个绝命的毒师,但是即使你让老白再选一次,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用他自己的话说 ——I was alive.
一个人感到自己的存在有多重要?觉得自己有用有多重要?
老白要做世界上最纯,最赚钱,最不可替代的冰毒,所以那些毒老大再讨厌他都没法杀他。他清晰的看见了自己被人强烈的需要,即使是被毒贩需要。然后是江湖上对他的尊重,一个传说中神一样的海森伯格(老白的化名)。在那个主流社会不知道的世界里,He is the man.老白享受人们谈论海森伯格时的表情,他在最后交易偷来的甲胺时让对方老大说出他的名字,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名字在市场上的震撼力。
Mike为什么那么厌恶老白,因为Mike虽然天天瞪着死鱼眼到处杀人,但是他渴望的是正常平静的生活,即使是贩毒的生意他也希望就那么稳稳当当的经营下去。所以他是老白的反面。老白冒着风险送那个包给Mike, Mike没有一丝谢意,他说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your pride and your ego.老白是清高自傲的,在心里面,包括那个上市公司他都觉得是窃取了他的研究成果。
我有个篮球打得很好的朋友,在工作郁闷的时候就会去球场,胯下运球,过人,不上篮,把球运出来,repeat,再突进去得分。
我有个健身达人朋友,可以卧推让众人侧目的重量。他不去锻炼也爱去健身房,给其他人做保护,也分享自己锻炼的心得。
我有个吉它达人朋友,现在不表演也不做任何和音乐有关的事情,家里放把吉它,有心事没心事就抓起来旁若无人的弹。
我还有个足球踢得好的朋友,这把年纪了还在帝都东南西北的串场踢球,一天能搞好几场。38度高温的大中午换各种地铁线跑到奥体去踢球。我真以为他脑子烧坏了。
也许你身边也有一个我刚才说的那么一个达人朋友,也许你自己就是某个达人,在low的时候躲在你自己欢乐的小游戏里面。通常我们的游戏就是耗费些时间,但是老白玩的比较大。
每次老白穿上黄色的防护服,带上防毒面具,走进装满各种化学品的实验室开始cooking的时候,你明白,这是他活着的仪式。这是为什么他有很多钱后那么的想让Jesse回来跟他一起干,因为在他眼里这是他的“事业”,他人生里仅存的东西。
再看一下那句台词:I did it for me.I liked it.I was good at it.And I was really… I was alive.
也许你明白了,老白就是去做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他喜欢,干得好,让他寻回自我的事情。因为违反了法律,我们大可以谴责他从一个教书匠变成了恶魔,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老白变成毒师之前,他就是个你不会侧目的普通人。这也是该剧精彩的地方,不同于一般的犯罪电影,剧里大量的温馨家庭场面穿叉,让你觉得这就像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
最后赞一下该剧的编剧和主演,编剧Vince Gilligan把犯罪片的门槛抬高了好几节,都有了文艺片的深度,以后真替其他编剧操心这个标杆怎么靠。男主角Cranston把那么一个复杂的人物,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撕开,然后又拼回一个完整的洋葱:从懦弱到疯狂到霸气再到回归自己,无缝对接,毫无痕迹,神一样的演技!

很早就想看这部剧,但没看,直到今年9月份才开始追,很痛快地一口气看完了,过瘾。看到第二季后半部分才想起写个观剧笔记吧,所以第一季部分是看完后的回顾,其余的算是随看随记。
第一季
老白(White),小粉(Pinkman),合在一起恰恰是汉语的“白粉”,这么妙的绰号谁想出来的?

乏味窝囊的中学教师工作、沉重的家庭负担、缺少生气平庸的中年生活,一切都像家里那个坏了很久的热水器,开篇一幕幕暗色调的画面渲染出了《绝命毒师》低沉压抑的底色。

老白拒绝了昔日合作伙伴的帮助,宁愿选择制毒以自救。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许从这里我们就可以隐约窥见深藏于老白老好人的套头毛衣下的那些坚硬、狠绝和冷酷。

小八对老白说:“你不适合当罪犯。”他是看到了老白懦弱纠结优柔寡断的一面,却绝想不到救不了自己、照顾不了家人会是老白心里多深的一道伤疤,他会为此做出怎样的事,更不会想到今后制毒的成就感会如何燃烧老白的欲望,这一切会给老白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化学效应。

老白抽签抽到去杀小八。从他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行为来看(如细心地帮小八切掉三明治的面包皮等),杀人对他来说几乎是难以想象的。然而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手老白肯定会下的,因为这会是他向他的犯罪生涯所递交的一张投名状。

第二季
现代商业销售法则、教小粉吓唬人立威、借别人恶行壮自己声势、野心勃勃扩大生意规模、精打细算……我勒个去,老白你别说还真是个中人才啊,早50年你干嘛去了?

沙漠被困的一出,是在老白与小粉间的情感和信任在过去一切经历积累的基础上的一个升华,到达了一个新的阶段,这出戏的最后,老白说出了那句“I trust you”。

刚刚再次当上父亲,对自己女儿充满怜爱和柔情的老白,却放任另一个父亲的女儿在自己面前抽搐死去,而他只是在一旁颤抖着泪流满面——不知道是为了这个女孩还是为了,他自己。而这个情景的上一幅镜头,是老白跟这个女孩的父亲——当然他们并不认识——在酒吧里一起喝酒,各怀心事,谈起如何抚养女儿。对照下一个震撼的场景,再回顾上一个镜头,第一个镜头被后一个残酷地撕成了碎片,如同老白被泪痕割裂开的脸庞。有了一个个诸如此类的笔触,无怪乎《绝命毒师》被称为迄今美剧写得最好的剧本。
《绝命毒师》有一种勇敢,它大胆地展现出了角色“恶”的一面,关于恶,这里没有扭捏、掩饰,编剧让它踩出了这一步,那么丑陋、那么赤裸。这不啻一种勇气。我想我会记住这部剧的。

第三季
飞机堕机事件的悲剧对于老白和小粉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在情感和道德上。飞机堕机与女孩的死之间有着多米诺骨牌般的联系,这自然是由老白最初的“恶”所引发的后果,灾难性的后果也正是老白心中“恶”的镜像。老白保留的那颗玩具熊的眼珠,是他还想为自己保存的一点良知。
对于小粉,他开始尝试让自己做个真正坏人,以“做坏人”来说服自己面对、承受这一切,来试图为自己找一条出路。

有一集的主题是打苍蝇,老白和小粉整整打了一集的苍蝇,一只飞到他们制毒实验室的苍蝇,因为老白坚持说它会给整个生产流程带来污染。他们怎么也打不到,用尽一切方法,就像是他们各自人生中怎么也解决不了的困惑和痛苦。他们很努力地打,好像打到了它,就如同给自己找到了出路。但是,洁癖和严谨如老白,最终仍逃不开给自己的人生打上污点,在此时仍然坚持的完美主义与严谨,更显得无力与无奈。嗯,你们打的不是苍蝇,是寂寞。
PS,其后有网友爆料说之所以打了一集的苍蝇,是因为剧组那时没钱了——这算不算一句话毁掉文艺范儿?

第四季
愈战愈勇的老白和不断犯错栽跟头的小粉,有时候让人有“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之叹。不过,老白从一开始踏上这条路时就拉上小粉一起跑,到现在他已经放不开他了,不管从利益上还是情感上。从老白说出“I trust you”之后,他就认定了小粉是他在这条路上最可靠的同行者。然而在这过程中他也尝试过放弃小粉(在对他说出“I am in, you are out.”之后),但事实证明他们已经,或者说不得不密不可分了。

六集:老白说:I am not in danger, I am the danger. BOSS意识进一步苏醒,从被迫一步步地向主动转化。白夫人的接受能力也面临进一步考验。老白对她说:“看清楚你面前这个人。”这个人正从一个穷困潦倒被逼犯罪的中学化学老师变成一个真正的罪犯。
这一集里白夫人又开车玩起了失踪了,但相信她最后接受老白的转变是必然滴,从她开始为了老白的犯罪撒谎起。不过这过程所伴随着的两人夫妻关系的不断起落反复,看得我跟《金婚》一样纠结……
在这一集里,炸鸡叔的杀手一号Mike在跟小粉相处的过程中开始觉得小粉这娃有些意思了,于是白老师的小宇宙开始敲响了警钟,一半是因为怀疑炸鸡叔对他们使离间计,一半是,白老师你就承认了吧,你吃醋了!哈哈!

本文由新威尼斯娱乐平台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剧透是必然滴,就是场他喜欢的仪式

上一篇:四集简评,二集简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有点失望,全世界找不到第二部了
    有点失望,全世界找不到第二部了
    假期没事在家里将《芳华》看了,老实说,没有我预期中的好,因为之前票房很高,票圈各种推荐,可能对其期望太高了,但结果发现并不是这样。首先给
  • 您的名字,当喜欢不在
    您的名字,当喜欢不在
    弟说不好看,而且之前看过的新海诚的电影剧情真的很拉后腿。然而这次竟没让人失望,剧中几次哽咽,到最后哭出了声来。 忘记一个人原来这么容易,就
  • 重复的梦吗,记忆的消失其实有迹可循
    重复的梦吗,记忆的消失其实有迹可循
    影片抓住了本身的心,大家都有梦之中出现没有去过的地点啊,或然去到三个现实中的地点,感觉似曾相识,但什么人都不会刻意去留意这一个部分,大概
  • 真有那么动人心魄,真人电影能拍出来的怎么要
    真有那么动人心魄,真人电影能拍出来的怎么要
    纯爱题材,可其实男女主并没有真正相处过,不太理解为何就爱成要拯救地球了。大概是牡丹亭式的玄幻恋爱超乎我这三次元凡人的理解。此片在日本大卖
  • 一往而深,与你无关
    一往而深,与你无关
        爱是壹人的事,而爱情是五人的事。     所以,作者爱你,那是自个儿要好的事,与你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