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半泽直树,半泽直树大结局小析
分类:威尼斯娱乐

朋友对于结局有些疑惑,关于半泽直树最后被调离我是这样理解的:
1.对于一个人的理解需要看他拥有几重身份,大和田常务在个人问题上被直树抓到了把柄拉下马,但他同时也代表着银行合并前的旧中央势力。对于最后的处分,大和田常务自己也表示了疑惑,他以为会被惩罚性解聘,但却只是降职为董事。其实这不难理解,作为保持各方势力平衡的总行行长,开除一个问题职员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但卖一个人情给大和田可以起到拉拢人心的作用,同时也压制旧中央势力,化解了一场或发的派系大战,这样带来的效益会更好。
2.其实半泽直树被调离是可以预见的,让大和田的下属岸川慎吾倒戈上司是最后大翻盘的关键,而岸川慎吾会如此行事也在于其女儿会与金融厅检查长黑崎骏一结婚,已有靠山故不再有所顾忌,黑崎说过岸川离开银行对他而言只会更便于行使对银行的监察职能。所以对于总行行长而言,调离直树也是出于安抚金融厅之前调查过程中遇到的尴尬给检察官黑崎一个交代,以避免日后银行的经营生存中屡遭金融厅的刁难。
3.最后的结局有人觉得是明升暗降,其实我觉得是升了但同时增加了锻炼的机会。直树在调离前是次长,调任中央证券的职位是部长,如果不调离在总部升职应该只会到副部,其实对直树而言调离是跳了两级。政治的艺术在于平衡,也就是惩赏共参。半泽直树是70年生的,假使定位大背景是2000年,那么这位部级干部只有30岁,已经是相当相当年轻了。直树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收了5亿坏账,重整了旧式酒店,挖出了行内坏份子,但这些只能显示他具有极其优秀的业务能力,并不具备一个宏观管理能力,这一点上他在与大和田关于理想银行的对话中就可见一斑。最后他让大和田下跪这一行为是他不具备一个高级管理者格局观的典型体现。他与大和田有杀父的私仇这可以理解,但在这样一个场合发泄无疑是太局限于小我,并未考虑整盘大局,整个董事会成员中相信有至少一半是大和田的心腹,让他们的头狼下跪这无疑是杀了整个旧中央势力的威信,后患无穷。这一点上我极其佩服大和田,虽然极其不愿但他强迫自己跪了,勇士!这是一个人捍卫自己诺言的精神!有些人他虽然站着,但我只看得到傲慢;有些人他虽然跪着,但我看到了尊严。
4.待半泽直树第二季,相信回归后的直树不会再局限于银行行长这一个职位。直树的妻子花说过,也许离开这里在别的地方换一个角度去看银行会有不一样的体会。已经把银行业务了如指掌的直树,出任中央证券的部长无疑会增加他更多的金融知识和经验,在业务能力上突破银行的瓶井。同时磨练他的锋芒毕露的性格,打造他宏观审视的格局观。
5.中野渡谦作为总行行长出场镜头并不多,看着挺无能但绝对是狠角色。大和田领降职圣旨入行长办公室随意说的那两句话,绝非闲聊那么简单,他说的那两家企业或与中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银行有句名言“人事就是一切”,其实言下之意就是谁会没啥把柄。对于这一点半泽直树并不明白,中野能把大和田升到常务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绝非那么简单。只是旧中央势力雄起大和田企图谋权串位,中野才会任用半泽直树这一悍将去打压自己的心腹,其实还是平衡。直树能力太强,认准了的事会死磕到底,虽是旧中央出身却不是其派系,对中野来说是名勇将但放在身边必成大患,所以升其两级并流放地方,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以上为本人拙见,还望各位大神指正。

看完2013年老剧《半泽直树》,作为完结剧集收视率超过40%的豆瓣9.1分好片,十集的内容有深度也有广度。与《胜者即是正义》不同,这部剧其实无关正义,从银行角度看大和田的做法并不能算错,但能看到的是:持之以恒的梦想投入、千回百转的谈判技巧、温柔谦恭的亲情扶持。

“在银行,人事就是一切。”

1.持之以恒的梦想投入

这是《半泽直树》里面反复出现的一句话,我们的主角半泽每次提起,都恨得咬牙切齿。剧中他努力在做的,就是要打破这条戒律。结局,大家都看到了,从复仇的角度,他成功了,但人事依然决定一切,他还是成为了这条戒律的牺牲品。正所谓“成也人事,败也人事”,人事不仅仅决定了他的出向,其实也影响了他工作的每一道轨迹。接下来我所要揭示的,就是这条若隐若现的人事脉络。

1.1个人不懈投入

人事脉络的大背景,是东京第一和产业中央两大派系的斗争。让我们先把目光从主角半泽身上移开,移到全剧之初的关键人物——大阪西分店行长,浅野匡的身上。

故事始终以半泽为父复仇的心愿为主线,从应聘入职,到一步步当上课长、次长、副部长,半泽一步步印证着他设想的复仇方式——“东京中央银行坑了我,我就要当上老大,改变这家银行”。半泽在前进的道路上不停树敌交友,因为虽然做的事没错,比如为银行追回5亿贷款损失,但这可能会干扰居心不良者的计谋。而半泽最后能成功,印证的便是“有志者事竟成”,基本都经历了不断努力——彷徨等待——出现意外帮助等转机——逆袭 :

浅野匡是产业中央派领袖大和田常务的心腹,从总行下来的,从他精通人事、不熟悉银行业务、职位等级和后来的安排来看,之前的职位应该是人事部次长。他去担任分行行长,说白了就是去镀金,证明他的业务能力高超,有可以晋升董事的资本。所以他不顾一切要得到优秀分行的荣誉,从颁奖典礼上众人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行长是很不情愿的,常务和分行长则是春风得意。派系斗争的第一回合,产业中央派胜。

第1次:帮大阪西支行成功收回5亿不良贷款

于是就有了5亿呆账的风波,我们暂且不忙推进,先来想想那笔贷款是如何批准的?仅仅凭半泽那个2年经验的属下一夜赶出的材料,加半泽的几句话,总行就能审批通过?没有浅野分行长的疏通,还有大和田常务可能的指示,把这项融资任务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在后来的总行审查会上,半泽会怒斥融资部负责人。

自身努力:尽最大努力,甚至求助媒体朋友,寻找做假账骗贷企业的负责人

那么我们转到总行审查会。浅野分行长用早就策划好的说辞上下打点,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半泽身上,又派出自己的下属组织审查会,来逼迫半泽承认。在审查会上,半泽华丽逆袭,非常精彩,但不是关键,充其量是挨过一口气而已。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审查会后,行长对半泽的高度评价(其实是原话我忘了…懒得回去查)。

外部协助:5亿并没有被投入生产导致无法处置,而是被骗贷转入了企业负责人名下,所以存在追索可能性。

我们来想想行长的心理,浅野分行长得到优秀分行的荣誉,很可能会晋升董事,壮大产业中央派的实力,工作出了岔子,却全部推给下属,连审查会都被产业中央派一手包办,自己无从插手,也不便插手。在茫然中看到不甘受过、加倍返还的半泽出现,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期望他至少能拖累浅野。大和田和行长一对比,就高下立判了,他还要问行长,结果被一通“人的价值论”忽悠地晕头转向,说白了,就是“人事决定一切”。不过后来呢,大和田好像也想通了,一方面他为自己无端替浅野擦屁股不爽,另一方面行长赏识一个产业中央出身的人,自己可以拉拢、提升他扩充自己的力量。

第2次:伊势丹酒店

然后有了临行裁夺,人事部次长小木曾来到大阪西分行检查。大和田的态度已经变化了,小木曾还是一心置半泽于死地,既有报复上次羞辱的原因,也有听命于前部长浅野的因素。只可惜,除了虚张声势,能力确实不足,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足道尔。

来龙去脉:这一次更复杂。投资1200亿日元失利的事,本来已经被上报给与伊势丹酒店有合作关系的两家银行,但被东京第一银行给隐瞒下来了,目的是银行和伊势丹酒店的二把手同时谋权篡位。

接下来的事,是半泽和黑崎检察官的对决,可以快进了。大和田虽有心留下半泽,但在他证明足够的能力之前,也没有决心改变调职。半泽在总行内的消息源渡真利忍和外调的好友近藤直弼都给了他很大帮助,三人的友情也很让人感动。至于浅野,能够犯下如此之多的错误,只能感慨主角光环的百试不爽。

除了这个目的,与之关联的事件还有大和田常务通过转移贷款的方式,给妻子经营不善的公司弄到3000万日元贷款弥补亏损。

最后,半泽找出了浅野犯罪的证据,但包庇了浅野,换来了人事调动。把之前还要求承担责任的分行课长,直接调到总行核心部门次长,光凭一个行将出向的分行长,怎么可能做到呢?这个时候,行长和常务都是想拉拢他的,他优秀的个人能力是前提条件,前者看重他不讲派系的业务原则,后者则看重他的产业中央出身,刨去个人恩怨,半泽的性格大家都看到了,两人看人眼光孰优孰劣,又一次体现了出来。顺带一提的是,大阪西分行的江岛副分行长,一心想在浅野走后担任分行长职务,但作为浅野个人的部下,这种机会轮不到他,理所当然。分行长职务给谁了?剧里没有提,应该是继续由大阪势力强大的产业中央把持。

自身努力:说服酒店会长先卖掉父亲的美术馆用地抵补投资失利;再接受Foster注资(卖掉祖传公司)。硬性功底也是半泽成就的基础。比如半泽在面对重振方案质疑时,能快速回答出对“规模增长”、“利润增长”的合理假设。银行信贷业务的此类贷前分析能力,贷后追偿侦探技巧,都有无穷无尽的探索空间。

接下来剧情转到了东京,半泽当了营业二部次长,别忘了部长内藤,刚开始看觉得他是个存在感不强的角色,看完之后回想才发现,他实在是一个关键人物。第六集一开始,他就求半泽和大和田吃饭,又补充了一句,已经帮他拒绝了三次,再从作为邀请者没出现在饭局上来看,确定他是东京中央派的,作为得势的一方,做事时总是更缩手缩脚,无法拒绝常务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

本文由新威尼斯娱乐平台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半泽直树,半泽直树大结局小析

上一篇:【威尼斯娱乐】Us与请回答1988,真实的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