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威尼斯娱乐他只是想要活着,我不是药神
分类:威尼斯娱乐

说实话啊,看到这部电影的名字,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从名字就感觉各种不靠谱,第一印象是一部喜剧片。

生活不只风和日丽,相反它经常狂风暴雨。危难之中,渡己者拼命挣扎,渡人者光芒四射。前者无罪,后者,是人们口中的菩萨,但其实,一念成魔,一念成佛。英雄可能并不是那样高大伟岸,但英雄是真正的负重前行。

记录一下,以证明看过。

以下内容含大量剧透,未观影者慎入。

但是看到网上好评如潮,我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去家门口的小影院看了这部电影。票价30块9毛,淘票票买的票。

威尼斯娱乐 1

看完以后啊,真的是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即使对这部电影有很高的期待值的前提下,我依然没有感觉到失望。

一来是因为时间不允许去更大的电影院观看,二来原本对这部电影没有那么高的期许,且它是一部剧情片。本着省时省钱的原则,就没想着去观影体验更好的影院。观影前我已经从媒体上得知这部电影的口碑逆天,但我不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所以以下观感都是个人判断和个人体会。

卖印度神油的程勇是个屌丝兼渣男,离异,一周只能见儿子一次。

话说广电那边居然能让这部电影上映,估计是改了不少,里面很多的确都没有让“说出来”,而是“表现出来”的。而且,给广电塞钱估计也是没跑的。

温馨提示:以下文字严重剧透,请慎重阅读。

可现在连这一周一次的机会他都要失去了,因为妻子要带儿子移民,。

说回到电影本身啊

下面言归正传。第一次写这么详细的剧情简介,之后再附上感想和影评。

程勇很痛苦,想留下儿子,却没有办法。

刚开头的取景,应该和那部《亲爱的》是一个地方。所以这其实也是在暗示这部电影会关于“人性”。(个人观点)

============================分割线========================================

他混得太差,交不起房租,父亲还病着。

程勇这个形象,一开始我很不喜欢,不管是打老婆还是为了他人性中的自私。后者体现在他决定卖药上,当然你可以说他是迫于无奈,客观来说他还救了很多白血病人。但是他的目的,归根结底还是利益使然,所以这时候,他并不值得别人去尊重或是敬佩。

故事的起点发生在2002年的上海,头发油腻脏乱胡子拉碴的程勇(徐峥饰),开着一家“王子印度神油店”,销售性保健品,生意很差,生活潦倒,店面的房租都交不起,已经被房东各种追债。他的父亲年老体衰,住在养老院,最近身体也不好。更糟糕的是,潦倒的程勇有家庭施暴史,他的妻子早已与之离婚,嫁给一个生活在国外的男人,正打算移民,而前妻也即将要把他的儿子小澍带到国外。为此他与前妻进行了一次不愉快的法律谈判,他坚决不同意儿子移民去国外,而前妻已怀有现任丈夫的孩子,是铁了心要走的。一言不合,冲突中他不小心推倒了前妻,幸好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

此时一个机会找上了程勇。

所以,电影后半段的他,才让我感到敬佩。那时的他可以按进口价卖药,甚至后来药价翻倍了,他决定亏本卖药,他甚至做出了他最不愿意的妥协:把他儿子送到国外。而前期无论是别人送他的锦旗,还是他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都成了他的写照。

程勇前妻的弟弟曹斌(周一围饰)是一名警察,得知这位前姐夫又一次对姐姐施暴,他冲到警局给程勇来了一场各种办公用品的暴风雨。程勇默默承受着前小舅子的指责,窘迫而惭愧。曹斌劝姐姐先行移民,反正国内还有他这个舅舅可以兼顾一下小澍,毕竟生父不同意,也没有办法给小澍办移民。

吕受益是个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需要吃一种叫格列宁的药续命,4万一瓶。

前段程勇放弃卖药也很正常,毕竟他不想坐牢,也不想跟儿子分开,也还有父亲需要养。换了任何一个其他人,再这样的情况下,都不会比他做得更好。能选择一个安稳而有钱的生活,谁会愿意冒着风险去走私呢?

隔壁小旅店的老板,给生意惨淡的程勇介绍了一单生意。戴着三层口罩,形容枯槁的吕受益(王传君饰)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这种病需要终身服用一种叫作“格列宁”的特效抗癌药,由瑞士一家公司生产,售价为四万元人民币一瓶。吕受益告诉程勇,在印度,有一种成分和药效与瑞士正版“格列宁”一模一样的盗版药,可是售价只需要2000元一瓶。尽管程勇不愿意承认,但他在印度有走私印度神油的渠道,因此,吕受益希望程勇能够利用这个渠道为他和十几名病友在印度购买盗版的“格列宁”药续命。程勇听闻盗版药价和正版药价相差二十倍,认为吕受益是个骗子,且印度版的“格列宁”根本没有取得在中国的合法销售权,走私回来也无法销售,面临售卖假药的犯罪嫌疑,权衡了这笔荒诞生意中高额的利润和巨大的风险,程勇断然拒绝。吕受益临走前给程勇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并告知程勇自己的患病身份,告诉他这个药不是假药,只是没有合法授权,药效真的是一模一样,要不是自己患病经不起折腾,他自己就去印度去买这种特效药了,希望程勇改变主意之后再去联系他。

吃不起药的吕受益走投无路之下找到程勇,让他帮忙从印度走私仿制的格列宁。

而程勇在最后有钱了的时候,却做了不一样的决定,一个,大部分人都不会做的决定。当然,他又去卖药有一部分是出去对吕受益的愧疚,他想去赎罪,到这不能否认,他做的事,动机还是他的良心。

程勇的父亲突然间患了重病,送到医院抢救,要马上手术治疗。面临着高额的费用,程勇穷途末路。恍惚中程勇想起了吕受益留给他写有电话号码的小卡片,他冲回已经被房东断电锁门的店面,在黑暗中找到了那张卡片。

程勇没有同意。

而最让我动容的有两点,一个是他在办公室里对着曹斌说的话,那时他虽然卖药,但却表现的不屑一顾,表现的利益至上,以换取他能救更多的人。还有一个是,他没有选择逃跑,而是把车横在警察面前,以让那些药可以送走。直到在程勇被警察按在地上的时候,他看到那些白血病人成功把药带走的时候,他的脸上有的只是平静,而在他看到那些送药的人被抓的时候,他的脸上出现了愤怒不甘痛苦挣扎的神色,他的表情都扭曲了,看到这点的确让我很难受。

正在瑞士“格列宁”中国总代理商门前跟着一票病友抗议天价药价的吕受益,因为药价昂贵,已经很久没有服药了。他在医院接受着痛苦的脊髓穿刺检查时,接到了程勇打来的电话。程勇在得到吕受益“一定能卖掉”的保证之后,决定赴印度买药,前提是吕受益先行付款。

虽然他过得很潦倒,却并不想坐牢。

而他在别的地方,就是他因为思慧的女儿,而决定没有做下去这件事。也算是还有一些良心。

来到印度,程勇辗转找到了生产这种盗版药的印度药厂。在大胡子翻译的帮助下,与药厂老板进行了商谈。原来厂家的出厂价只有500元一瓶,2000元是药店的零售价。程勇说服药厂老板,给他100瓶,他只要能在一个月以内售完,就得给他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

可就在这时候,程勇的父亲病倒了,需要立刻手术,手术费自然是他无力负担的。

而同为卖假药的张长林这个角色,他说的那句“唯一的病,是穷病”确实很对,正版药卖三万,程勇卖五千,而张长林就敢卖两千。但还是有人会买不起,这也真的是没办法。

在讨价还价失败后,程勇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奸滑的走私船船长。他成功地带回了一个小旅行箱装着的100瓶盗版“格列宁”药。

生活将程勇逼到了绝境,他只得铤而走险。

而在张长林卖了十多年假药没被抓,但是却在卖了十个月盗版真效药的时间里却被抓,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程勇威胁吕受益,如果不帮他在一个月内销售完这100瓶药,想要吃药就没门。无奈之下,两人来到医院和病友们兜售印度盗版药。然而无人相信的情况下,他们一瓶药也没有卖出。

威尼斯娱乐 2

当然,张长林这个形象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在现场忽悠人买假药,的确是让人恶心,他骗的钱,都是人救命用的钱啊。

吕受益想起病友群群主思慧(谭卓饰),带着程勇来到思慧跳钢管舞的夜总会。原来思慧的女儿患有慢粒白血病,思慧无奈之下在夜总会跳钢管舞以支撑女儿的治疗费用。有了思慧的牵线,各大医院的病友群群主齐聚一堂,程勇把500元一瓶购进的药,以5000元一瓶的价格卖给这些患者。虽然价格仍然非常 高昂,但在给予群主们八折优惠,登记了所有病友的信息之后,不但一百瓶的药瞬间销售一空,而且还有很大的缺口,而程勇,也成为了病友们尊敬的“勇哥”。程勇大喜过望,决定要继续这场生意。

这个时候的程勇,走私卖药纯粹为钱,也果然赚到了钱,还拿到了仿制格列宁的中国独家代理,结识了一帮病患为他打下手。

而张长林最后没把人供出来,他还算是有一点最后的底线。也算是他对自己的救赎了。

为了和印度老板更好地进行沟通,程勇和吕受益找到了懂英语的基督教神父,同时也是慢粒白血病患者刘牧师(杨新鸣饰)。程勇成功地说服了刘牧师参与这场可以拯救教会病友的生意。

除了吕受益,还有思慧,老刘,黄毛。

至于其他的形象,吕受益这个人的死我倒是没想到,因为他为了他儿子才不想死的。但他的死又是合情合理,当他需要骨髓的时候,他的儿子突然出现在了医院,吕受益对着他儿子笑了笑,之后就死了(这一点可以理解为吕受益是没抗过来,也可以理解为,吕受益做手术需要他儿子的骨髓)。他的死,在最合适的时间里,他唤醒了程勇的良知。这里有一个细节,就是程勇后来是不需要翻译就可以和印度人对话的(可以解释为他因为服装厂学的,但哪有这么巧的事,所以我比较倾向于他是为了卖药而专门学的)

在按照既定的交付方式偷偷给病友们发药的过程中,趁着程勇上厕所的时机,一头黄毛的农村病友彭浩(章宇饰),在吕受益手上抢走了三瓶药。程勇通过询问思慧,找到了在宰猪场工作的彭浩。两人围堵逃窜的彭浩成功,来到了彭浩居住的地方。原来这个染着黄发的农村青年患病后离家出走,在上海挣扎求生,他的药还分发给了同住的病友。程勇动了恻隐之心,雇佣了彭浩,让他干活还债。

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程勇遭遇了一个真正卖“假药”的骗子张长林。

而吕受益的妻子,在开始的时候,对程勇的态度很亲和,她认为是程勇给了他们的家希望。而在之后程勇不卖药了,她也不愿在对他多说一句话。的确,程勇给了他们家希望,但把他们家推向绝望的,也是他。

至此,这个由程勇、吕受益、思慧、老刘、黄毛彭浩组成的印度盗版药代理公司,以5000元一瓶的价格,通过走私的方法,在中国偷偷销售印度盗版的格列宁药。短短几个月时间,他们赚得盆满钵满,且吕受益、思慧的女儿、老刘、彭浩的药物来源得到了保障。大赚了一笔之后,程勇给各人分发了工资和药,黄毛小浩也得到了一份工资,终于愿意叫程勇一声“勇哥”。

张长林逼他交出印度渠道一起发财,否则就举报他。

我希望吕受益活着,看着他的儿子长大,结婚,生子。但是,没有那个机会了。他的死,是压在程勇良知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将程勇的天秤永远的留在了人性这一边。

另一方面,瑞士正版格列宁药的中国代理商,给公安局施加压力,局长亲自督案,要求曹斌追查印度假药一案。

为了不坐牢,程勇将渠道让给张长林,解散团伙,不再卖药。

而黄毛这个角色啊,从他想开车,之后说的话,以及他把头发理了,说要回家之类的。我就知道,这货死定了。他说要回家之类的,包括后来程勇发现他买的火车票,都只是为了让人对这个人的死,感受到“可惜”。这种套路,并不少见。也算得上中规中矩了,但是,愿意为此买单的人,并不少。其中也包括我。

程勇在思慧上班的夜总会请大家吃饭。夜总会的领班提醒思慧到时间上台表演钢管舞了。程勇一方面看不惯夜总会领班的嘴脸,另一方面也对思慧有点意思。程勇嚣张地把钱砸在桌子上,叫男领班去跳钢管舞,思慧今天是客人。男领班在金钱的诱惑下上台表演,思慧难得地释放长久以来内心的委屈。

他将赚的钱投资开了纺织厂,做起正经生意。

再说思慧,我原以为这位是女主角呢。但是到最后程勇出来,她并没有出现,倒是可惜。思慧这个角色,其实有很多可以挖的地方。她一开始出现的方式,是一位跳着性感舞蹈,穿着热辣的舞女。而在她看到那个男的跳舞的时候,她无比卖力的叫喊,仿佛要把受到的所有的屈辱发泄出去。而在她家里的时候,她说要不去开个房之类的。我觉得这种事他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因为女儿巨额的医药费,她做的事是可以想象的。

聚会散后,程勇坚持送并未喝醉的思慧回家。来到思慧家后,思慧出于感恩,也明白程勇当天为她花了很多钱的目的,主动提出要与程勇发生关系。程勇原本就是来接受思慧的感恩的,思慧洗澡时,他正在放肆地脱衣服,却意外吵醒了思慧的女儿。看到病中的小姑娘,看到在生活中独自挣扎的单身母亲思慧,程勇心中不忍,拒绝了思慧并不情愿的投怀送抱,匆匆离开了思慧家,临走前还叮嘱思慧不要吵醒了孩子。

威尼斯娱乐 3

而思慧的女儿,这里给了她的表情一个特写,全程没有一句话。那个特写的意味。她应该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事了,她看着她妈妈接的客,很冷漠的看着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唐泽雪穗。她们的童年都见过或经历过黑暗的现实。他们以后的人生,如何健康幸福地过下去呢?

吕受益请程勇回家吃饭,并带程勇看了自己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吕受益说,当时妻子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自己患病,想到过死。现在好了,有了便宜的药,自己能活到儿子长大叫爸爸了。吕受益的妻子(王佳佳饰)在家宴上,端起酒杯敬程勇,她一口干掉了半杯白酒,出自真心地感谢程勇给一家人带来的生的希望。

三年后的一天,吕受益老婆失魂落魄的找上门来。

但是在电影众人为即将入狱的程勇送行时,思慧的女儿摘下口罩,露出了沐浴在阳光下的可爱脸蛋,而她的表情也很是柔和动人,和之前的形象全然不同。我觉得,思慧的女儿是直到那个时候才真正被拯救的。之前救的是她的肉体,而那一刻,她的心灵也被拯救了。

赚了钱的程勇,终于可以承担起儿子的生活费用,同时也可以承担起老父亲的治疗费用。他的人生走向了光明。

原来自从程勇不再卖药后,张长林不断提高药价,导致病人连走私药也吃不起,举报了他。

虽然只是电影中的人物,但我,还是很想祝这个女孩可以幸福。她的幸福,真的来之不易。

然而事情终于发生了变化。一位病友家属投诉,在吃了盗版格列宁药后,病友病倒进了医院。程勇一行人坚信自己的药没有问题,一定是病倒的老太太吃了别的东西。经过调查,程勇五人来到了一个假药贩子张长林(王砚辉饰)的卖药现场。程勇五人眼见着骗子张长林将无药效的“德国格列宁”以2000元一瓶的价格销售给不明真相的病友们,决定报警。然而激动的老刘不忍看到病友被骗,冲到台上用话筒向病友们告知骗局。老刘被张长林的保安架出场外,此时,冲动的黄毛小浩冲上去与保安打了起来,思慧抽起折椅也加入了战团,程勇对吕受益说,上吧。一行五人与张长林的人打在一起,也让张长林警觉逃跑。最终报警的五人被带回警局,骗子张长林却不知去向。

最后张长林被通缉,再也没有人卖印度仿制药。

那个老牧师就不多说啥了,他就是作为团队翻译和笑点存在的。那句“God Bless You”,充满了神棍的感觉。

在警局,因为事出有因,打架的五人在被问讯之后得到释放。程勇在签字时问当值警员,销售假药要判几年。

吕受益吃不起正版药,不想拖累老婆孩子,自杀了,但没死成,被救了回来。

而在最后,程勇出狱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接他,除了曹斌。那些他拼命去救的人,包括那个老牧师和思慧,都没有来。而且,他是出狱以后才知道药纳入医保了。

张长林通过病友,追溯到程勇的印度神油店,张长林分析了程勇这个生意做不长,要跟程勇谈合作,提出给程勇两百万,把印度盗版药的销售渠道转让给他。程勇不允,张长林扬言要举报程勇。

程勇去看吕受益,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和三年前充满希望的样子判若两人。

呵呵,可笑啊。他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这几年里难道来看他的人就没有跟他说过吗?还是,根本就没有人来看他呢?

程勇一行人正在卸货时,张长林打电话告知,他已报警,警察正在到来的路上。程勇等人把药藏在后巷的垃圾筒里,躲过了警察这一次的搜查。张长林给程勇再次来电,要求程勇考虑一下不合作的后果。

尽管吕受益的妻子想倾尽全力救他,但他最终还是自杀了。

那些人,都不再记得他了。或者说,是不再在乎他了,不再在乎他所做的一切。

程勇最终屈服,请大家吃了一顿散伙饭,告知四人,他打算不再卖药,以后印度盗版药的渠道由张长林掌握,售价一万元一瓶,但四人可以以三千元一瓶的价格继续拿药。四人对程勇非常失望,黄毛小浩敬了程勇最后一杯啤酒,把杯子拍碎在桌面上,一手鲜血淋漓地投入了大雨的夜色中。其余三人也在雨夜中离开。

程勇很难过,他找回以前的伙伴,重新开始卖药。

当真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一年以后,拿了张长林两百万元的程勇开了一家服装厂,生意越做越红火。他也不再是油腻的长发模样,剪了精神的短发,俨然一个小老板的样子。就在他接待客户的时候,吕受益的妻子突然来到他的公司门口,跪倒在地,哭求他继续卖药。程勇以招待客户为名暂时拒绝了吕妻,但是他心里非常不安,因为吕妻告诉他,吕受益病情日益严重,已经失去了生的希望,割腕自杀未果。

可他已经没有了代理权,只能以零售价2000一瓶购买。

而曹斌警官啊,这个人代表的,是法律。这部电影对法律这一部分没有深究。但是关于这事儿,我想过。法律代表的不是正义,甚至不是全部的法律都代表民众。法律代表的,是官僚,是高级人员。就这部电影而言,法律只是在保护那些卖高价正版药的人。那些吃不起药等死的人,不在法律的保护范围内。

程勇去医院看望了病重的吕受益。正逢护士给吕受益清创换药,程勇和吕妻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听着吕受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个心惊胆战,一个麻木凄惨。

老刘问程勇怎么办。

你可以说,法律最后改变了,变得更好了。

医生告知,吕受益的病已经是药物不能控制的了,必须进行化疗,但以吕受益的体质,估计很难坚持。饱受病痛折磨的吕受益,在凝望了深爱的妻儿之后,还是在医院的厕所割腕自杀了。

程勇说买。

但是不要忘了,那些在绝望中、痛苦中等死的人,他们是真的死了。他们不会因为这个世界变好而活过来。如果法律总是要在人民经过流血才能更改,才能变好。那,这种法律,真的能保护我们吗?或者说,我们每个人,都只是法律走向完善的牺牲品……吗?

葬礼上,程勇看到了自发前来吊唁的病友,看到了流泪吃橘子的(吕受益生前喜欢笑着请人吃橘子)黄毛小浩。他决定,为了这些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们,重新开始卖印度盗版药。

思慧说那卖多少钱?

所以,法律到底算是什么东西。在这种时候,它的作用反而是负面的,是消极的。但又不能说法律是错误的。或者制定法律的人是错误的。他们的的确确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但是事实,可能并非如此。这里用一句电影台词就可以表明我自己的态度“如果你想寻求正义,那就去妓院。如果你想被干,那就去法庭。”

程勇再次到达印度,印度盗版药厂的老板告诉程勇,瑞士正版格列宁药的销售公司一直施压要求印度政府关停盗版药工厂。因为各国都禁止销售盗版格列宁药,没有销路,产量在不停下降,但还能保证程勇的供应。程勇在印度街头看到了药神的祭祀游行,内心受到了一定的触动。

程勇说2000。

而格列宁公司的人,他们又做错了什么呢。我认为是没有的。无论客观还是主观,药,都是他们研发的。他们把药价定到四万,不论客观还是主观来说,这很正常。

利用服装工厂的掩护,程勇启用了之前的销售渠道,这次他以原价,也就是500元每瓶的价格向病友们提供药品。刚开始不理睬程勇邀请帮忙的黄毛小浩,在得知程勇以原价向病友们卖药的时候,主动回来给程勇帮忙。夕阳下,程勇让小浩把头发剪掉,好歹回家看看。小浩也卸下心防,与程勇打闹。

此时程勇卖药已经不是为钱,而是为了那些吃不起药的病人。

研发这种药的成本投入,至少也是论亿计的,没个几十亿美元(不是人民币),这种药根本就不可能做出来,甚至是投入了几十亿几百亿,仍然失败的例子也不少。任何一个小小的差错都会导致研发失败。这种成年累月的努力,人家想要一些经济回报有错吗。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居里夫人,玩儿命做出来的东西,让别人随意使用,显得无比廉价是想干嘛?

与此同时,警察也在紧锣密鼓地追查印度假药案和张长林。程勇在网上搜索到张长林的通缉令,同时也搜索到很多病友们求药无门的帖子。程勇深知这样的购药活动不会长久,且他本人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但他毅然要继续卖药。

吕受益的死,促成了程勇这个角色的升华。

而现在,专利保护就二十年。可以肯定,二十年以后,这种药就成了很多医药公司都可以制作的药了,瑞士格列宁公司他们又如何盈利呢。所以他们必须要尽可能把投入挣回来。

曹斌带着队员们四处搜索假药的消息,在病友互助会,警察从病友们身上搜出了印度盗版药,将几十人带回警局后,却无人交待药物的来源。一个老太太握住曹斌的手,恳请警察不要再管印度药的事。曹斌内心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深知正版药的高昂药价是这些可怜的病友无法支持的。心软的曹斌把所有的病友都释放了。

威尼斯娱乐 4

如果,盗版药如此泛滥的话,以后会不会还有人去花大量资金,费大量时间,辛辛苦苦地去研究这种划时代的药呢?

局长不停地给曹斌增加压力,要求抓捕张长林,和追查上海的印度假药来源。曹斌无意间看到了程勇五人曾经的问讯笔录,他来到程勇的办公室,还看到了他抓病友时看到的黄毛小浩,于是试探程勇是否参与卖药的事。程勇告诉曹斌,自己的厂子利润很好,为什么要去卖药。曹斌想想确实如此,于是离开。

彼时张长林在逃,程勇的印度药一出现,顿时成了活靶子。

而整部电影唯一的“反派”是谁呢?我认为,是格列宁公司的那个交涉人员。

在逃的张长林找到程勇,索要20万,程勇给了张长林30万,让他不要再留在上海。张长林赞程勇以原价卖药很仗义。

但吃他药的病人都坚决不肯透露药源,警察束手无策。

本文由新威尼斯娱乐平台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威尼斯娱乐他只是想要活着,我不是药神

上一篇:小萝莉的猴神四叔,没标题额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爱才是最强的信仰,小萝莉的猴神大叔
    爱才是最强的信仰,小萝莉的猴神大叔
    没有特效、没有大场景、没有华丽的镜头,只有真实的故事,朴实的感人。信仰让人强大,大爱让人无畏。小女孩天真的眼神,这种信任和爱让人无法辜负
  • 威尼斯娱乐:盗墓剧的,十年盗笔
    威尼斯娱乐:盗墓剧的,十年盗笔
    不全剧评,只说说自身的感想。盗笔无论哪个类别,对笔者来讲,吴邪都以第三骨干,秦昊先生的吴邪不是自身想像中吴邪的印象,这里单指外形,不过的
  • 就有多悲,徐克拣不回的武侠世界
    就有多悲,徐克拣不回的武侠世界
    其实带着很多期待的,怎么说呢,这是我惨淡离开上海后,时隔半年第一次进电影院阿,因为徐克,因为心中深深留着《新龙门客栈》,甚至定下晚上看片
  • 威尼斯娱乐新海诚的已臻化境,创造新的视听体
    威尼斯娱乐新海诚的已臻化境,创造新的视听体
    日本动画导演新海诚的《你的名字》现在已然是国内外公认的现象级电影,这部带着鲜明个人色彩的集体作品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视觉传达,都让人感到非
  • 雷得笑声阵阵,寂寞的英雄
    雷得笑声阵阵,寂寞的英雄
    我觉得最败笔的就是脱脱了,名字就好笑,每次屏幕上出现这两个字的时候,电影院就一片哄笑,的确,为什么这么高调的把自己仅有的特长当作名字呢,